寧夏紀委監委網站
首頁 > 2019版 > 廉政教育 > 案例警示 正文

案例警示

迷上“借錢”的財政局局長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0-07-06 | 打印 | 字號:TT

  “進了監獄之后,我很害怕,那種恐懼感是從來沒有過的,想找個依靠,但是沒有?!辫F窗之內,張玉平懺悔道。

  張玉平,貴州省銅仁市碧江區財政局原黨組書記、局長,區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局原局長。2019年9月,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出身貧寒的他,上任后曾一心想要干出點成績來回報組織的信任,卻一步步偏離了人生航線。

  收禮,從不敢到成為習慣

  1984年8月,從銅仁市茶店中學畢業的他,被分配到黑巖鄉財政所工作。2007年4月,在組織的培養和關心下,他當上了原縣級銅仁市基層財政管理局局長。

  “他剛參加工作的時候,工作特別積極也很能干”“張玉平這個人不錯,為人處世好、做事勤奮”……在熟悉他的人口中,他曾對自己嚴格要求、吃苦耐勞,憑著才華和實干得到了組織的信任與重用,因而從基層的一名財政分局干部一步步成長為區財政局局長。但隨著職務的提升,他在迎來送往中逐漸迷失了方向。

  2011年底,春節將至,轄區一街道辦事處財政分局局長來到張玉平的辦公室,拿出一個裝有1000元現金的信封,美其名曰拜年。

  “這是我第一次收錢,一開始不敢收,后來想想,作為領導干部逢年過節收點也很正常,再說辦公室沒有其他人,收了也沒人知道?!笔障铝说谝还P禮金,從此張玉平再也剎不住車了。

  2012年4月,張玉平轉任碧江區財政局副局長,分管一事一議、農發項目。隨著職位的升遷,給他拜年送禮的人開始絡繹不絕。而張玉平則從一開始的半推半就逐漸變成了心安理得、來者不拒,甚至成了一種習慣。

  2011年至2018年,張玉平任碧江區基層財政管理局局長、財政局副局長、局長期間,先后多次收受鄉鎮財政分局局長、工程承包商等人禮金1.25萬元、茅臺酒16瓶、名貴香煙22條、茶葉等10余種、其他禮品若干。

  “逢年過節有人來送禮,心里面還是挺高興的,挺有面子的?!睆堄衿綇氖帐芏Y金、禮品,接受小恩小惠開始,原則、底線慢慢崩塌,貪欲也如決堤的洪水般一瀉千里。

  做起了既想當官又想發財的美夢

  “在工作和生活中,我看到我的同事、同學、朋友都不同程度過上了富裕的生活,大部分都有車,還時常出入高檔酒店吃喝玩樂,我常受他們的邀請參加,心里很不開心?!痹趶堄衿娇磥?,物質的得與失、多與寡是衡量幸福的標準,身邊的同事、朋友們花天酒地的生活與自己相對拮據的現狀形成了強烈對比,他的價值觀逐漸扭曲。張玉平在攀比心、虛榮心的作祟下,做起了既想當官又想發財的美夢。

  想過上幻想中的生活,僅靠每個月的工資是遠遠不夠的,張玉平打起了貸款做生意的算盤,也從此走上了瘋狂借款的不歸路。

  2012年11月,在一位做生意的朋友那里聽說種植太子參可以賺錢后,張玉平以親戚朋友的名義貸款了近70萬元作為本金種植太子參。然而,由于不懂種植技術、經營管理,投進去的錢很快就虧的精光。

  “看別人開的車都是二十幾萬、三十幾萬、四十幾萬,覺得自己很沒面子,也想買一臺貴一點的?!?014年,好面子的張玉平又從農商銀行貸款了20多萬元,購買了一臺大眾邁騰轎車。

  近百萬的負債,對張玉平這樣一個靠工資吃飯的家庭來說,無異于天文數字,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但就是這樣負債累累,張玉平還惦記著幫兄弟一把。他利用手中的權力,為其兄弟承包“一事一議”項目做疏通、打招呼?!白约旱挠H兄弟,沒什么收入來源,還拖家帶口,我不幫他實在過意不去?!彪S著職位越來越高,張玉平在權力中迷失了自我,自認為是重要崗位上的領導干部,是碧江區的“財神爺”,自己的家人得提攜一把,朋友有困難得幫一把……

  做項目需要一大筆啟動資金,可張玉平哪里還有錢?思來想去,他把目光鎖定到了碧江區“一事一議”項目水泥供貨商傅某某身上。

  2014年6月,張玉平以其弟弟做工程需要資金周轉為由,向傅某某借款30萬元。傅某某不敢怠慢,先是給了他13萬元,過了幾天,又給了他10萬元。他將其中20萬元給弟弟承接工程,其余3萬元留在自己的賬戶上,不知不覺就花光了。

  張玉平充分體會到了權力的魅力,也將傅某某視為“值得深交的朋友”,更迷上了“借錢”的感覺。2014年7月到2015年期間,張玉平只要一缺錢就向傅某某伸手,“借款”共計36萬元。

  “我認為他們經濟還可以,我也還在財政局領導崗位上,我相信我向他們開口借錢,他們不會拒絕我,也不會找我還錢?!睆母道习宓胶髞淼内w老板、張老板……張玉平已經徹底失控了。

  沒了要、要了花、花了再要

  據辦案人員介紹,張玉平做生意虧本之后,原來幫他貸款的親戚朋友催他還錢。他沒有辦法,只好向管理服務對象借,借了之后有轉賬痕跡,為了消除痕跡,他先通過銀行把錢還了之后,又讓管理服務對象取現金拿給自己,造成自己已經還錢的假象。

  2016年2月,為了償還做生意欠下的貸款,張玉平向正在承包“一事一議”項目的趙老板借款30萬元。

  2016年6月,以還車貸為由,張玉平向“一事一議”財政獎補項目承建商張某索要10萬元。

  2018年初,張玉平向某“一事一議”財政獎補項目實施人鄭某某索要現金5萬元。

  ……

  “沒了要、要了花、花了再要,張玉平近乎瘋狂,已經不愿意去思考以后的事了?!鞭k案人員介紹。

  2012年至2018年,張玉平利用其職務便利,為水泥供應商、項目承建商在撥款、承接項目等方面提供幫助,索取及收受供應商、項目承建商現金共計151.2萬元,涉及管理服務對象9人,收受次數達20次之多。

  “一開始借傅老板的錢的時候,還是想著要還的,后來越借越多,自己也就麻木了,特別是借了趙老板的30萬之后,我心里知道,肯定是還不上了?!睆堄衿接谩敖桢X”的方式滿足自己的貪欲無異于掩耳盜鈴,他甚至還天真地認為這些“可靠的朋友”不會出賣自己。

  2017年11月,一封舉報信將張玉平的違紀違法行為揭露了出來。

  面對調查組的詢問,張玉平坦言自己總認為財政局是用技術說話,政治理論學習都是務虛的,所以平時學習流于形式,毫無自我要求和約束,這導致了他在思想上嚴重“缺鈣”,最終喪失了底線,碰了紅線。

  從剛參加工作時的熱情高漲,到成為毫無原則底線的階下囚,張玉平就是這樣對自己不加約束,沒有守住清貧和寂寞,任憑自己被不斷膨脹的欲望吞噬,一步步走向了深淵。作為單位“一把手”,他的所作所為不僅自毀前程,也為整個單位的政治生態造成了惡劣的影響。

  “我有愧于黨的培養、有愧于組織的關愛、有愧于領導的信任、有愧于同志的支持幫助?!睆堄衿缴钌畹貞曰?,可為時已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趙宇航)

>>><<<
广东快乐10分钟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