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紀委監委網站
首頁 > 2019版 > 廉政教育 > 案例警示 正文

案例警示

清廉傳家惠久遠 家風不正遺禍患

——透視浙江省查處家風不正典型案例
稿件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發布時間: 2020-07-07 | 打印 | 字號:TT

  領導干部的家風,不是個人小事、家庭私事,而是領導干部作風的重要表現。從浙江省近年來查處的違紀違法案件看,不少領導干部栽在“家里那點事”上。有的“一家兩制”,做“夫妻檔”“父子檔”生意,任由妻兒在管轄范圍內經營牟利;有的縱容、默許家人打著自己旗號大肆收受禮金禮物;還有的兄弟姐妹齊上陣,大搞家族式腐敗,形成共同斂財鏈條,等等。家風不正,使他們陷入了物質生活享樂化、精神生活腐爛化、家庭生活逐利化的泥沼,最終身陷囹圄,悔之晚矣。

  透視之一:把溺愛當疼愛,配偶子女成為“圍獵”的突破口

  寧波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蘇利冕出身貧寒,早期一心撲在事業上。但隨著職務的提升和年齡的增長,開始追求物質享受,放松自我要求,家風敗壞禍及配偶、子女。蘇利冕在懺悔錄中寫道,“我家無論經商、收受禮金禮卡,甚至受賄的錢物,家庭成員都或多或少有所參與,特別是我兒子參與其中的程度較深,從小逢年過節收受禮金禮物,到國外讀書收受老板贊助的零用錢?;貒蠼浬剔k企業的本事沒學會,而我的不良習氣卻在他身上暴露無遺?!比缃裆硐萼蜞舻奶K利冕坦言,僅從物質上滿足子女是種溺愛,為教好兒子沒少磨過嘴皮子,但自己貪圖享樂,喝洋酒、吃大餐、穿名牌、收賭資,沒做出好榜樣,說教一百遍也沒有用。事實一再印證,自身不正,極易釀出“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來”的苦酒。

  一個普通家庭的家風正不正,影響家庭的接續發展;而領導干部家庭的家風,則直接影響人民群眾對黨和政府的觀感。衢州市柯城區不少干部群眾都知道原區長方慶建對再婚妻子夏某“疼愛有加、有求必應”,夏某利用其權力撈取好處,這在當地并不是秘密。請托人投其所好,送禮就送高檔商場購物卡、奢侈品牌衣物,大大滿足了夏某的虛榮心。幾年時間,夏某購買和人家送的服裝、皮包等奢侈品就價值幾十萬元,最貴的一件衣服花了6萬元。經查實,方慶建收受他人財物都與夏某充分溝通,并將贓款贓物交給夏某支配和使用,對夏某貪欲膨脹起到推波助瀾的影響。在懺悔錄中,方慶建講到,“因為我的職務提升,特別是當了區長,她說話的分量不一樣了,辦事順利了,身邊說好話的人多起來了,她的優越感、虛榮心也強起來了”。正是這種領導夫人的光環,使夏某迷失了自我,從一名獲得過諸多榮譽的教師,沉淪為金錢的奴隸,也把丈夫推向腐敗深淵。

  點評▲ 蘇利冕、方慶建都曾是奮發向上、實績突出、得到重用的領導干部,理應追求高尚道德情操和行為品德,但卻防線大開、貪欲膨脹,終致以身試法,自毀前程。過分溺愛子女、縱容家屬,必將禍起蕭墻。蘇、方兩人不但不為配偶、子女做好榜樣,反而大開方便之門,任由“老板”“朋友”圍獵親屬,心存僥幸、自我麻痹,終究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透視之二:親情觀念錯位,把權力當作謀私變現的工具

  領導干部的作風往往決定著家風,家風也會在潛移默化中影響領導干部的道德水準和價值取向。有的領導干部受封建腐朽思想影響,大搞“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封妻蔭子”的鬼把戲,不擇手段追逐家庭甚至家族利益,使家庭或家族成為了親情捆綁下的利益共同體、腐敗共同體。

  杭州市濱江區委原常委、副區長蘭斌因自小受到三姐一家資助讀完大學,總想好好報答他們。經營自行車配件廠的三姐夫廖某找到蘭斌,以拓展銷售渠道為由托其介紹企業老板認識。蘭斌立即牽線搭橋,把企業家蔣某介紹給廖某。此后,廖某先后9次以借款為名收受蔣某賄賂款375萬元。對于廖某與蔣某之間的這種非正常經濟往來,蘭斌一直知情默許,還多次提點蔣某要幫幫廖某,并坦言幫廖某一家就是幫他蘭斌。2019年12月,蘭斌因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零六個月。廖某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點評▲ 人人都有親情,但決不能逾越黨紀國法。蘭斌想報答廖某一家曾經的恩情可以理解,但報答方式違法,最終雙雙鋃鐺入獄,實是咎由自取,可悲可嘆。一個“私”字作怪,任由親屬打著自己的旗號伸手拿別人的錢,當作還恩;一個“貪”欲膨脹,利用領導干部的職務影響,短短幾年時間收受巨額賄款。一份糊涂的親情,換來的是兩個家庭的悲劇。

  透視之三:“一家兩制”混淆政商關系,既想當官又想發財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當官發財兩條道,當官就不要發財,發財就不要當官。但偏偏有些干部卻想好事成雙,做官的風光與發財的實惠一個都不能少,甚至把當官作為發財的途徑,大發不義之財,最終結果必定是受到黨紀國法的嚴懲。嘉興市委原常委、嘉興經濟技術開發區原黨工委書記何炳榮為規避組織監督,以侄子等親屬名義違規經商辦企業,出資6家公司占股分紅,違規獲利308.49萬元;利用職務影響,為親屬經營活動牟利打招呼;幫助女婿以低價獲得土地,用于其公司經營物流倉儲業務,并指示相關職能部門為其公司違規獲得固定資產投資補助,共造成國家經濟損失231.95萬元。最終,何炳榮因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九年零六個月。

  由于家風不正導致腐敗絕非高級領導干部的“專利”,不論職務高低,在這方面一不留神,都有可能成為反面典型。金華市婺城區秋濱街道黨工委原書記黃彩虹曾是遠近聞名的“獅子型”女干部,長期在基層一線工作,先后獲得諸多榮譽。但精于算計的黃彩虹,早就開始了她的經商牟利計劃,放任配偶利用其職務影響承攬管轄范圍內建設工程的鋼管租賃業務,對家屬從業行為不但不約束,反而一門心思打招呼、拉業務,利用職務便利為家屬實際控制的廣告公司承攬所在街道辦事處的廣告宣傳業務;寵溺其子奢靡享樂,在兒子成為黨員干部后,繼續出資縱容兒子違規經營觀賞魚養殖公司,并為兒子以圍標串標方式租賃秋濱街道辦事處下屬企業廠房開辦養殖公司出謀劃策。2019年12月,黃彩虹因犯貪污罪、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

  點評▲ 何炳榮、黃彩虹模糊了公私界限,將公權力作為謀取個人私利的工具,工作中徇私舞弊,家庭里“一家兩制”,貪腐成性、狂妄行權,最終像脫韁的野馬一樣肆無忌憚,大肆斂財。既想當官,又不想耽誤發財,終究是“白日夢”一場。這再次警示廣大黨員干部,權力和貪欲相伴必定導致腐敗,自認為很聰明,可以瞞天過海,實則是機關算盡,反誤了“卿卿性命”。

  透視之四:家庭成員齊上陣,家風失守全家腐

  家風決定家業成敗,也進一步影響黨風政風。從近年來查處案例看,個人道德敗壞、家庭怙貪助貪的案件占比不小,“一人當官,全家受賄”現象時有發生。究其原因,除了領導干部自身理想信念失守外,一個重要方面就是家規不正、家風渙散,不能嚴以修身,更不能嚴以治家,害了自己,也坑了全家。

  溫州市甌海區建設局原黨組書記、局長劉曉千嚴重違紀違法案件,涉及其妻子、兒子、岳父,乃至未婚兒媳等多人,是典型的家族式腐敗。這種“全家腐”發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不容忽視——家風敗壞、以貪為榮。劉曉千擔任建設局長后,不重視家風建設,縱容其妻子、兒子等家庭成員利用自己的職務或職務影響參與違紀違法活動,撈取不正當經濟利益。通過妻子收取相關企業4筆賄賂,共計204.61萬元;通過岳父收受某公司190萬元賄款,并將其中30萬轉給兒子及其未婚妻使用;要求聘任其兒子就業的某置業公司負責人予以照顧,兒子不上班照樣領取工資26.4萬余元;打招呼為未婚兒媳介紹并承接設計、裝飾工程等。全家上下齊“努力”,腐敗雪球越滾越大,最終收受的錢物,只能是罪惡的“化身”、犯罪的證據。

  點評▲ 劉曉千曾是“全家驕傲”,最終淪為“家族恥辱”,造成悲劇的根子還是其本人,既沒有把好廉潔自律的“前門”,也沒有守好家庭防線的“后門”。權力成就一個人,也足以毀掉一家人。全家收禮收錢“同氣連枝”,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如此“家族式腐敗”現象,為領導干部及其親屬同時敲響警鐘。

  家風不染塵,清廉惠久遠。在家風建設中,領導干部自身的作用至為關鍵。建設優良家風,領導干部首先必須以身作則、言傳身教,錘煉黨性、涵養作風,明大德、守公德、嚴私德,方能引導家人正心修身、崇廉尚潔、戒貪棄污,進而引領一方清風正氣,讓好家風成為廣受推崇、世代相傳的“傳家寶”。(浙江省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 執筆人:胡耀剛)

>>><<<
广东快乐10分钟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