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紀委監委網站
首頁 > 2019版 > 廉政教育 > 案例警示 正文

案例警示

為逃避監督,他提前7年退休

稿件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 2020-07-08 | 打印 | 字號:TT

  案例

  “工作了一輩子,‘最后一公里’沒走好,真是后悔呀?!焙笔《魇┲輥眸P縣質監局原副局長、退休干部劉久長在檢討書中這樣寫道。2020年6月,劉久長因違規從事經商活動受到黨內警告處分。事情要從一封舉報信說起。

  2019年11月,一封實名舉報信寄到來鳳縣紀委監委,反映縣質監局原副局長、退休干部劉久長在職期間以他人名義入股三友古典家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友公司)從事經商活動。

  收到該舉報,縣紀委監委立即成立調查組進行初核。調查組首先調取了劉久長的干部檔案,資料顯示:劉久長已于2018年5月退休,退休前擔任縣質監局副局長。

  “組長你看,按照正常退休時間,他應該2025年才達到退休年齡,為何提前7年退休?”調查組小唐提出疑問。

  “這個問題很關鍵,咱們去三友公司看看?!睅е苫?,調查組前往三友公司走訪調查。

  經查,三友公司自成立以來,經歷了3次股東變更,劉久長均不在其中。但在2018年5月,公司股東之一陳某將自己所持的20%股權轉讓給劉久長表妹鄒某,與此同時,劉久長開始參與公司管理。

  “2018年5月,劉久長退休,同月,其表妹鄒某開始持有三友公司20%股權,這肯定不是巧合?!睘椴榍骞蓹噢D讓背后是否有“貓膩”,調查組決定將關鍵人陳某作為突破口。

  據陳某供述,劉久長多次表示想入股三友公司,但公職人員不能違規從事經商活動,陳某便告訴劉久長“可以找個可靠的人,以他的名義入股”。

  對于陳某的建議,謹慎的劉久長一直沒采納。

  “有一天劉久長找到我說,希望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想從我手上購買股份,以我的名義入股,我倆簽一份代持協議?!?017年7月3日,劉久長從陳某處購買了三友公司20%股權,并簽訂了一份股權代持協議。

  調查組從工商部門調取的三友公司股權變更記錄也與陳某所述基本吻合。

  2019年12月,調查組完成初步核實,經審批,對劉久長立案審查。

  “我是退休后才經商,而且與原工作沒關系,黨紀法規沒說不可以吧?”面對調查組,劉久長神色自若,一邊回答一邊用手機展示相關政策。

  “你2018年5月才退休,2017年7月卻與陳某簽訂了股權代持協議,以他的名義入股,這作何解釋?”早有準備的調查組,出示了劉久長與陳某的股權代持協議。

  “這個……”面對鐵證,劉久長一時語塞。短暫沉默后,劉久長如實交代:“看到別人掙錢,我心里也癢,于是動了歪腦筋,想著請陳某代持股份,這樣即便是查也查不到我身上?!?/p>

  “那你為何申請提前退休?”調查組追問。

  “2017年入股后,我心里一直不踏實,怕哪天被發現。2018年正好到了30年工齡,按政策可以申請退休。我以為只要退休,就能逃避組織監督,就平安了?!眲⒕瞄L低下了頭。

  原來,2014年,劉久長因為朋友關系結識了陳某,2016年,劉久長從陳某口中得知,三友公司效益好,便產生了入股的想法。2017年7月,劉久長以20萬元從陳某處購得三友公司20%股權,由陳某代持,劉久長按比例享受收益。2018年5月,退休后的劉久長將股權轉移到其表妹鄒某名下,并開始參與公司管理。

  然而由于經營不善,三友公司2019年申請破產,劉久長也因此背上債務,他的“發財夢”終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說紀

  今日說案:縣質監局副局長違規從事經商活動,為逃避監督提前7年退休

  黨員干部禁止私自從事營利性活動,不準以個人或者借他人名義經商辦企業的規定早已有之。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務員法》第五十九條規定,公務員應當遵紀守法,不得違反有關規定從事或者參與營利性活動,在企業或者其他營利性組織中兼任職務。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九十四條規定,違反有關規定從事營利活動,有經商辦企業、擁有非上市公司(企業)的股份或者證券的行為,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身為黨員領導干部,劉久長既想當官,又想發財。貪欲作祟,他請人代持股份,試圖蒙蔽組織,后又申請提前退休,欲通過退休實現“金蟬脫殼”、把舊賬“一筆勾銷”。然而違紀違法的責任追究,決不會因為退休就可“豁免”,更不存在“失效期”。無數案例證明,若妄圖把退休當作“擋箭牌”,以此逃避監督和查處,注定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我們同樣可以看到,腳踩“當官”“發財”兩只船,利用玩“障眼法”、打“擦邊球”等方式逃避監督,最終難免黨紀國法的嚴懲。(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吳宇軒)

>>><<<
广东快乐10分钟彩经网